看著電子媒體追逐著名人的離婚、贍養費、孩子監護權

我常常不明白名人離婚與閱聽人何干;

看著記者圍著行政院長,卻只會問「是誰少一根筋?」

而不是分析、挑戰政府政策;

問喪親者也只會問「你有什麼話想對媽媽(逝者)說?」

「你現在感覺怎麼樣?」

而不是花時間精力長期關注喪親者後續的生活和心理需要;

對肇事者也一直執著在「你有沒有要向死者家屬道歉?」

而不是教閱聽人相關法律知識和權益、或追蹤檢察官有無壓案;

看著電子媒體花大篇幅播報哪個貴婦如何了、哪個百貨公司促銷…

而不是檢視台灣的社福政策是否照顧到需要被照顧的人

 

如此找不到養份的淺碟而無腦的資訊,

台灣人真的就滿足了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areforlove 的頭像
shareforlove

humanitarian forever

sharefor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afterdying
  • 一直覺得記者超級無腦的,
    最看不過去的就是一直拿麥克風
    嘟在受害人家屬的嘴邊,
    一直問「你感覺怎樣,你感覺怎樣」,
    真他奶奶得想踢記者一腳,
    難道問一點有水準的問題都不會嗎...
    我還想問記者,你自己遇到這樣的事會怎樣勒
    都不會將心比心一下~
    唯恐天下不亂的記者...
  • 「無腦」且又缺乏「將心比心」的能力,
    這些記者...要用功的部分實在太多!
    可憐這些社會事件的當事人們不知何時才可終結這些無腦的騷擾,
    身為閱聽人的我們是不是也該做些什麼...

    shareforlove 於 2010/05/10 22:29 回覆

  • sophia618
  • 是丫,真的奇怪,不知花邊新文有什麼好看的,偏偏大多數人就愛看
    而我覺得自從SARS那幾年開始的媒體就讓我很感冒到現在,一直replay replay
    一件小事能撥個好幾天,像是台灣人都得失憶症一樣
  • 或許是台灣的媒體工作者以「閱聽人知的權利」掩飾自己的懶惰與無能,
    天知道他們真的調查過甚至在乎過台灣人們想看或愛看的是什麼?
    幸好看起來閱聽人自有判斷,
    諸如網路之「百萬小眾媒體」已不讓電子媒體專美於前
    如今需要的只剩無腦媒體被消滅之前的自省了

    shareforlove 於 2010/05/17 20:16 回覆

  • sophia618
  • "如今需要的只剩無腦媒體被消滅之前的自省了"~不懂
    你是說現在媒體若要繼續生存下去的話,是要反省的意思麼??
    會判斷的閱聽人還是謬謬無幾
  • 任何一類角色,在「品質」方面必然有所差異,
    有懶惰無能的媒體工作者,必然也會有具專業和良知的媒體工作者,
    有能判斷的閱聽人,當然也會有人云亦云的閱聽人,
    (統計學裡的「常態分配」是有道理的)
    所以,我相信媒體工作者中,會有一小撮人是能夠看到自己(含「自省」),
    也能夠製作出好的作品;這些人自身的態度將某些程度地影響那些懶惰無能者
    而閱聽人的部分更是明顯:僅在此一小小小小的blog裡就有sophia618, afterdying和shareforlove三人能夠產生共嗚,
    恐怕其他閱讀人次中,同意者也是存在的,
    再放寬眼界,那些(自以為是)主流的電子或平面媒體,
    也不過是網網大海中的其中一個網站而已,
    「野草莓」是如何活動的?
    前陣子「台南女中朝會脫褲抗議」事件是如何串連的?
    均非由那些(自以為是)主流的電子或平面媒體

    老朽如我者,剛成為blog的新生,已看到部落客們存在的意涵(之一),
    大家以自己存在的事實在傳達一些訊息給那些所謂主流媒體,
    當然要看後者有無智慧可以收到訊息;
    沒有說出口不代表沒有想法,
    現在需要的可能是:這些訊息和想法如何集中成一股難以忽視的力量

    謝謝分享囉~

    shareforlove 於 2010/05/18 20:31 回覆